此域名可出售 邮箱:253251795@qq.com 微信:yumingfu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保健 > 药酒配方

为什么蛇怕喝雄黄酒

雄黄酒是用研磨成粉末的雄黄泡制的白酒或黄酒,一般在端午节饮用。雄黄酒需在太阳下晒,有的从五月初一晒到初五。作为一种中药药材,雄黄可以用做解毒剂、杀虫药。于是古代人就认为雄黄可以克制蛇、蝎等百虫,“善能杀百毒、辟百邪、制蛊毒,人佩之,入山林而虎狼伏,入川水而百毒避”。但中医专家和民俗专家认为端午节喝雄黄酒的习俗应该鄙弃,因为雄黄酒里含砷,是砒霜的主要成分。

一说蛇害怕“雄黄”的气味;二说蛇遇上雄黄会中毒,甚至死亡。

◆古代文献参考:清·顾铁卿《清嘉录》记载:“……以余酒(雄黄酒)染小儿额及及手足心,随洒墙壁间,以祛毒虫。”《本草纲目》载:“雄黄能杀百毒,辟百邪,杀蛊毒……带雄黄酒入山中,即不畏蛇。”

◆ 雄黄又名雄精,是一味中药。性温、有毒,功效解毒、杀虫,治疗蛇伤等。从中医中药角度上讲,雄黄既有毒又解蛇毒,既可内服(一般不内服)、又可外擦(外用为主)。毒蛇虽毒,但它遇上雄黄,也会中毒(各种蛇都是如此)重者也可死亡。谓雄黄酒,就是酒中加入适量的雄黄,它是一味中药酒。传奇故事《白蛇传》中,白素贞一喝许仙送上的雄黄酒,就立刻现出蛇的原形。这虽然是文学艺术加工的情节,但也说明了蛇是怕雄黄的,所以,人们就用雄黄来对付毒蛇了。 端午节那天,人们喝一点、抹一点雄黄酒,一方面是庆贺节日,另一方面是有解毒驱蛇的作用。端午节时,气候温和,正是各种昆虫和蛇类繁殖、活动猖獗的时候,而小孩子又喜欢漫山遍野地乱跑,如果在他们身上抹点雄黄,蛇一闻到雄黄的气味就会自动逃跑,这样就避免了蛇伤的危险,所以在儿童身上抹一点雄黄酒,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的。(《老年时报》载)

大蛇频到居民家“做客” 市民可用硫黄粉或雄黄酒驱蛇

“两天时间里,我们分别在两户居民家中打了蛇,而且都是大蛇。”昨日,西塞山公安分局治安巡防二大队民警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自入夏以来,频频有大蛇造访市民家,让主人心惊胆颤。为何夏季蛇频繁出没于小区居民家中?而市民又该如何防范呢?

频频造访吓坏居民

8月14日清晨6时30分许,家住陈家湾街道磁湖东路十六中侧门的张师傅发现自己家的院子里有一条2米长的蛇。由于这条蛇具有攻击性,西塞山公安分局治安巡防二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后将蛇打死。
8月13日晚6时许,家住太子湾的邓师傅发现自己家里窜进了一条长约1.5米的蛇。邓师傅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将蛇抓住后送往江边放生。
8月8日中午,澄月岛社区一户居民家中出现了一条2米长的蛇,女主人吓得躲在阳台不敢进屋……
记者了解到,仅最近一个星期,西塞山公安分局就接到了3起蛇进入居民家的报警。

环境差易引蛇上门

“近期市内多次发现蛇出没,其共同特点是这些蛇都溜进了居民家。”黄石市野生动物保护站副站长朱修平介绍。
据了解,市区内蛇频繁出没主要有四个原因:一是绿化带越来越多,一些蛇迁徙到附近的一些小区角落里;二是市民的房子建设离山边、水边越来越近;三是市内道路拓宽、旧城改造等,有时会破坏蛇原来的生存环境,蛇被迫另觅住所;四是一些市民、酒店老板从市场或其它地方买蛇泡药酒或做菜,有时因看管不严,蛇逃脱后溜进了居民家。
朱修平告诉记者,蛇类喜欢近人而居,蛇一般分布在水边、草丛、树林等阴凉潮湿的地方,应尽量避免靠近。因为这些地方老鼠经常出没,而蛇喜欢以鼠为食。如果住房在这些地方附近,居民一定要关闭门窗,家里的缝隙也要进行填补,尽量不要将垃圾杂物随意堆积在家中。因为这类堆积物会成为老鼠之窝,蛇又喜欢捕食这类小动物,极易被吸引来。特别是在闷热或雨后初晴时,蛇类活动最为活跃。

硫黄粉可驱蛇远离

既然如此,那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使蛇远离住宅呢?
朱修平表示,蛇忌惮有刺激气味的物质,居民可以提前在房子周围撒上硫黄粉或雄黄酒,撒在门口、窗台等蛇可能进入室内的通道处。
“如果居民家屋子里发现了蛇,尽量不要去碰它,更不要试图去攻击它,因为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有人碰到它或者是踩到了它。”朱修平说,当居民家中发现蛇后,最好办法是报警,或者找会抓蛇的人上门,尽量不要自己去抓,以免被蛇咬到。
市二医院急诊科主任廖俊林提醒,市民如果被蛇咬伤,要迅速用绳子勒住伤口上方,然后用力挤压伤口,让毒液流出,并及时就医。

菜花蛇·雄黄酒

易刚

这是多年以前的事儿了。端午那天,一大清早,我就被婆婆吵醒;闭着两眼,直叫不饿、不饿,又想躺下睡懒觉。她却伸出手来,捏住我的小鼻头:“快起床,看看谁来了?”我揉揉眼一看,才发现缠在她身边的缨子,像菜花蛇一样,没变。只是额头上还没搽雄黄酒。

缨子是我涪陵幺爷爷的小女儿。俗话说“幺房出长辈”,由于我爸、我妈都叫她“幺妹”,跟他们是一辈的,自然缨子也是我的长辈了。那年二月,我刚满7岁,但还没有入学发蒙。

匆匆吃了碗稀饭,婆婆、缨子和我,三人遂出了绿院。不久,我们就来到红岩村的后山,开始采草药。缨子眼尖手快,比小脚的婆婆还采得多。婆婆说了,端午那天,百草都是药呢。于是我们背了一背篓艾叶、菖蒲、青蒿、香茅、八角枫回家,准备晚上熬药水洗澡,免得夏秋长痱子,痒。

那年,婆婆给我们讲过,有一条美丽的白蛇,她修炼了一千年,终于修成了人形,化为美丽端庄的白娘子。后来,她和许仙成了亲;再后来,有一个可恶的法师,认为白娘子本是妖精变的,就叫许仙在端午那天,骗白娘子喝下雄黄酒,现出了白蛇的原形。

所以,我小时候对端午又恨又爱。爱的是,可以吃粽子,挂菖蒲艾叶,洗药水澡,还可以偷偷喝婆婆或爸爸杯子里面的雄黄酒,或者,看婆婆把用白酒调和后的雄黄,涂抹在缨子的额头上。婆婆认为,雄黄可治疮毒,克制蛇蝎百虫,所以我用筷子沾一点雄黄酒喝,并没有太大关系。我也以为,我可以喝,我又不是妖精变的,我不怕。恨的是,不晓得哪位“白娘子”,又会被她的“许仙”下了药酒。或者,像屈原那样“独耿介而不随兮”的诗人,屡遭排挤,流放,最终投江而死。

后来,婆婆、母亲相继去世,家里过端午的接力棒自然交到我手上。每年端午,除了吃些从商场购买的高级粽子,我都想法买些草药回家,用洗脸盆熬一大盆,够一家三口受用了。其实,这习俗大有来历:古人认为端午是恶日,时值仲夏,又是皮肤病多发的季节,遂以兰草汤沐浴,还要在门上悬挂菖蒲、艾叶等,驱邪避毒。汉代《大戴礼记》云:“午日以兰汤沐浴”。又:“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所以端午节又称浴兰节,菖蒲节。

今年端午还没到,背街的小农贸市场里,已有叫卖艾叶、菖蒲、青蒿等草药的乡下人了。我还要等几天,等缨子小嬢嬢来看我,再一起采草药,吃粽子,喝雄黄酒下臭盐蛋。只是,我好久都没有看见雄黄酒了。据专家说,它不卫生,还有毒。然而我想:端午并不是天天有,何况雄黄大致也不会掺假。再说了,大家,包括穿得像菜花蛇一样的缨子小嬢嬢,都不是妖精变的,还怕什么呢?

只有妖精或菜花蛇变的,才怕雄黄酒,怕现出了蛇蝎的原形。